恩语

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

人生的下半场

2022年 8月季刊

发表日期: 8/2022

作者:蔡幼明

主内平安!听了程晓容教授的有关《路得记》的讲释,收益非浅,尤其是困扰我已久的“人生最后一站”这个问题,我有了新的认知。

一 原有的设想—-叶落归根

我这辈子虽不才,可在世俗的眼中也可以称是一个事业有成、子女成才的众多人中之一。25年前我退休还被返聘。没被社会唾弃,没有子女教养和家庭的拖累,生活过得满清悠的。2004年受儿子之邀,我辞去了工作来美帮他看“后院”。十年来我和老伴过的是聚少离多的日子。按中国人的传统观念,叶落还是要归根。我的根在中国,我们自己的家也是在中国,在恰当的时候终是要“海归”的。我和老伴盼着并计划着未来的潇洒又逍遥的两人世界,誓将年轻时忙于事业和家庭而耽误的享受统统都给补回来。

Image

二 人生最后一站归属的困扰—-断,舍,离

人算不如天算,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。就在我们着手筹划“海归”的2015年春,我老伴突发心梗先我而去。突发的变化使我措手不及。在这之后的年月里,每当我疲惫忙碌后静下心来,时常思想这后半场的归属问题,想来想去终无结果。

我生有二女一男,现已是四世同堂。二个女儿两家都在国内生活,都还算是宽裕一族,且孝顺有加。俗话说“女儿是妈的贴心小棉袄”,随女儿总比随儿子来得方便妥帖。而美国因文化背景、风俗习惯的差异,语言交流的障碍,出行的困难,以及二、三代人处于同一屋檐下的困惑,注定我们是孤独的、弱势的。况且国内与我相当的退休族随着国家对老年人福利日渐优厚,退休后的生活过得有声有色,丰富多彩,令人羡慕。更何况国内的亲属、子女、朋友、同事也一直鼓动我回归安度晚年。留下还是回归这个问题就这样时常地困扰着我。

当下提倡生活要简约,要懂得如何断、舍、离,即在物质上要过“低配”的生活。我理解这里说的“低配”不是指“过苦行僧”自虐的生活,而是一种更有人性的、经济的、环保的、轻松愉快的生活方式,要能切实“放下”一些事和物。其实这是说得容易,做得难,像我这样脚踩留或回两只船的人,两头兼顾做起来就更难。记得七年前老伴还健在,他常住中国守着家。有一年我回国见家中搬走很多几十年来积累的有形物件,家里变得明亮而又宽敞,我老伴已经开始了断、舍、离。那时说心里话我还真有些不舍而责怪他,现在回头看还真要感谢他为我现在省了很多事,算是有点先见之明吧。

老伴走后第二年我回国处理他的后事,因怕睹物生情,我没敢住自己的家。这个家是我们共同经营了一辈子,不知倾注了我们多少的心血。这里的一切也似乎都有我们的气息,要断、舍、离,从感情上说还真下不了手,于心何忍?再说我也许有一天还得回归。结果回去三个多月,只进家门两次看了几眼,什么也没动就又回美国了。这个家就成了《天路历程》书中的基督徒背负的重担,时常让我牵挂,烦心,困扰而不安。

Image

三 放下挂念,回归安宁

看到《路得记》中的拿俄米因饥荒而背井离乡,在外邦漂泊了十年,她的丈夫、儿子都没了,钱财也耗光了,最后她还是选择回到伯利恒,寻求全能神的庇佑。而我生在中国,长在中国,青春也都献给了中国,大半辈子耗在中国,我却不认识全能并可以托付终身的神。我儿子也曾托人给我传福音,而我总是拒绝,逃避,不信能被救赎,当然也不会有永生的盼望和确据。1997年我退休后第一次来美探亲,在一次退休会上,我和老伴不约而同地举手认罪而决志。教会的弟兄姐妹都为我们留下了激动的热泪。认识了主耶稣,这才是我一生最大最美的祝福。借此再一次感谢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救赎!然后在北堂与松柏团契的六位姐妹相约一同受了洗,从此主伴我同行。虽仍有疲倦、困苦、忧愁,只要信靠我主,有祂的同行、扶持和引导,祂必帮我,我不用为明天忧虑。祂今天看顾我,明天、每一天同样会看顾我,我又何必沉迷过去的一切,更勿要与别人比较外在的拥有,贪图这世界的享受、眼目中的情欲,更不能用无法永存的身外之物来换取绝不能失去的永恒之物。再说信主后,有圣灵在我心中运行,如今越发觉得与国内的亲朋好友在交谈中因三观的差异,分歧渐多,话不投机而产生隔阂,进而有碍相处的和谐,不如主里的弟兄姐妹相亲相爱,携手共奔天路,过圣洁的生活更好。放下了贪念,专心盼望主耶稣再次显现时带来的恩典,我的心也就回归了安宁。

我欣赏钱钟书夫人杨降说的“简朴的生活,高贵的灵魂是人生至高的境界”。

愿用使徒保罗的话“人若自洁,脱离卑贱的事,就必做贵重的器皿,成为圣洁,合乎主用,预备行各样的善事”(《提摩太后书》2:21)作为勉励。

最后与大家分享一个很有哲理的“加,減,乘,除”

以加法快乐

用减法生活

以乘法感恩

用除法放下

谢谢大家!

Image

作者简介:蔡幼明

Skip to content